辉县市买卖房子

托里县路边摊

据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介绍,2016年1月11日,在该院治疗的杨女士因突发呼吸心跳骤停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14日,网上传出杨女士生前所在单位中科院理化所发表的一则公函,要求北大三院对杨女士离世原因作出调查。16日,北大三院就有关事件作出说明,称在杨女士医治无效死亡后,其家属数十人聚集并滞留病房,大声喧哗辱骂,打杂物品,追打医务人员,甚至对其他病人生命安全造成威胁。

今日凌晨,网上疑似死者杨女士的丈夫@冰冰的老公在微博上发文就“打砸事件”作出说明,全文如下:

@冰冰的老公微博截图

关于所谓“北医三院打砸事件”的说明

我是逝者杨冰的老公张自强,2016年1月16日上午开始,网上开始出现颠倒是非的1月15日北医三院医闹事件的报道,报道里面有多处恶意造谣中伤逝者及家属的内容,这里仅特别就医闹传闻做出澄清。为了让岳父岳母尽快走出痛苦,我一直保持克制,已聘请律师通过调解或诉讼的途径尽快了结此事。

但是,没想到网上出现这么多不实的报道,给我和家属们造成很大的心理负担。

为了说明事实真像,为了保持逝者的尊严,张自强以逝者老公的身份,希望爆料者:

1.公布2016年1月15日50人医闹占领打砸的录像,看看是否发生过此行为!1月14日患者家属们全都离开了产科病房。

2.公布患者家属要求1000万赔偿的证据!患者家属已经请律师介入,一直在理智的处理此事,最主要的诉求是公布事实真相,以告慰亡灵。

对经济赔偿之事,至今从未向院方提出过涉及赔偿金额的要求。

杨冰于2016年1月11日上午10:50宣布抢救无效去世,之后出现近20多名声称是保卫科的便装人员,跟随看守患者家属。由于院方迟迟不能提供全面的医疗记录和死因报告(部分病历资料直到周五晚才提供封存),家属找到护士,要求见主治大夫,被告知“不认识”,因此1月12日上午和1月13日上午曾发生两次冲突:

关于1月12日“打砸真相”的说明:

1月12日,爱人突然离世的第二天,岳母已经极度的衰弱了。悲伤的岳母想起因为爱人喜欢孩子,为了孩子而早早来到北医三院保胎。没想到因为医生的极度不负责任而丢掉了性命,而孩子也没有保住。

岳母想,就让爱人带着孩子一起走吧,就让我姐姐去办公室找医生想把孩子要过来。可是护士不是推脱说不知道,就是说让我们等等。岳母和小姨听说后,情绪崩溃的不能控制,周末还是好好的大活人,转眼大人没了,孩子也没了,还不让我们看到孩子!小姨扶着虚弱的岳母来到值班室找大夫要说法,没想到拥上来一大帮穿着便衣的北医三院的保安,对我们推推搡搡。在我们家人极力要求下,大夫最终把孩子还给了我们,让孩子可以安心和妈妈一起上路。事后,我们也就回到了病房,期间没有发生任何“打砸”行为。需要说明的是,在刚开始的时候,我们保持着很大的克制,只有大姐,三姐和外甥去了办公室。后来在没有要到孩子的情况下,也只有我岳母及小姨去了办公室。

关于1月13日“打砸真相”的说明

我正在屋子里面照顾岳母,突然听到外面有人骂道“混蛋”。然后就听岳父愤怒的问,“你骂谁混蛋,你说清楚?”这几天我一直处于极力压制情绪的状态,猛然又听到有人辱骂岳父,我就冲出去寻找骂人的人,要求给我岳父道歉,又有一大批穿着便装的自称保卫科的人对我推推搡搡。我听说还有人把我姐姐关在会议室里,我感到愤怒难以控制,想去解救姐姐,在会议室门口与保卫科的便装人员发生了推搡,并要求家属报警。但是需要说明的是,我们没有打过任何人,没有接触到任何医务人员,也没有打砸任何东西,只是要求骂人的人向失去孩子还要遭到辱骂的老人道歉。后来,民警及时赶到,我回到护士站,发现三姐倒地,据说是保卫人员推搡倒地,我也在极力安抚她们的情绪。在民警的调解下,事态很快平息。 

1月14日晚,在民警的协调下,院方承诺尽快提供相关资料,家属离开产科病房。

针对1月12日和13日的冲突,当时现场有大量保安,家属首先报警,随后院方报警。网上传言的15日50人医闹子虚乌有,请医院辟谣,或者公布所谓15号医闹的视频监控。

针对1月12日和13日的冲突现场视频监控,为澄清没有对院方任何人员造成伤害,也请医院辟谣,公布所谓医闹视频监控。    

关于网上出现的恶意中伤的事,我已报警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逝者杨冰的老公:张自强

托里县路边摊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